超越代理:怀疑你开车,但差点儿证据

 包扎完出了医院,孟子华要送衿年回家。

  衿年看了看打了石膏的手,她得坚持这样,无法灵敏运动两个星期?

  “不用担忧,很快就好了。”

  孟子华撇了衿年一眼,见她正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受伤的手。

  衿年苦笑,点点头,“嗯。”

  “方才,只是为了不让那医生废话太多。”

  听着似是解释的话,衿年反响过来他说的什么,她大方一笑,“没事的,我晓得。”

  只是那段对话,有些暧昧而已…

  她疑心两人在开车,只是差点证据。

  “你不在乎?”

  孟子华目视前方,看似留意力集中在车上,但他心里没有面上那么宁静。

  “啊,不在乎啊。”

  衿年有些惊讶,在乎啥?

  她又不是穿回古代了,还要在乎一些为了敷衍他人而开的玩笑?

  孟子华不再说话了,鬼晓得他为什么要在乎她在不在乎。

  很快就回到了荣和,张彬看见衿年手上的石膏,还调侃了几句。

  衿年见她拿的卤菜都快见底了,又见桌子上是一堆骨头,她抽了抽嘴角。

  果真张彬这个吃货嘿嘿一笑,“衿年妹妹,你把这个扔门口,我见里面是吃的所以…不好意义,就私自翻开了,真的好吃啊!就是有点辣了,所以没吃完。”

  还想吃完呐?

  见张彬满脸可惜,衿年信服。

  “小张哥哥,你真凶猛。”

  那么辣亏的他能吃那么多,大写的服!

  “你是猪?”

  孟子华眸子黑沉如墨,脸色非常不善。

  “哎呀,老大,我饿了嘛!”

  张彬说完,不幸兮兮的看向衿年,“妹子,你不会怪我的吧?你放心,我不会白吃你的,我请你吃大餐,我曾经让老板上最好的菜了!”

  衿年大方的笑了笑,“没事,小张哥哥,你随意吃!饭我就不吃了,我得回去了。”

  她看了看篮子里剩的不幸兮兮的两坨鸭脖,抿了抿唇,看向孟子华。

  “孟总,你要不要试试?假如不怕辣的话能够吃吃,很好吃。”

  孟子华瞅了一眼,剩下的?

  他什么时分吃过剩下的!

  “老大,这味儿太重,你还是别吃了吧,辣。”

  衿年一听,正要收回,一只细长的手伸了过来,用筷子夹住一块海带结,愣是盯了半天,在衿年都以为他入定了的时分把它扔进了嘴里。

  衿年观他表情,见他简单嚼了两口,然后面不改色的吞了下去。

  这囫囵吞枣啊?

  张彬瞪着眼老孟子华把东西吃了,面部表情很是怪异,片刻见他脸色都发白了,赶紧递了杯水过去。

  “你不是不吃辣吗?”

  孟子华强忍住胃里的灼烧感,赶紧接过水,大口大口的喝下去,很快水便到了杯底。

  他长抒一口吻,冷冷的睨了张彬一眼,“滚。”

  他今天吃了他人剩下的很辣很辣的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张彬一脸莫明其妙,WTF?

  深呼一口吻,好吧,他是玉树临风震古烁今的张家胡同小王子,他忍!

  谁叫他打不过!

  谁叫他是小弟!

  “好吃。”

  只是沾了某人的口水,吃着有点恶心。

  孟子华的表情配上他的话,衿年不敢置信。

  “额,谢谢孟总,下次我能够试试做点不辣的。”

  衿年挺好意的自我倡议。

  “下次我不吃剩的。”

  孟子华若无其事的点点头,眼里呈现笑意,星光点点的,很美观。

  衿年默然,诶…

  没事冲她放什么电?

  难道他不晓得长的帅的人还乱抛媚眼会危害社会治安吗!

  张彬看看孟子华又看看衿年,最后定格在孟子华傲娇又带点小满足的脸上,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不会吧?

  他们家老大这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了?

  OMG!

  爆炸性新闻啊!

  冷面多金帅总裁恋上俏皮心爱小村姑?

  有种八点档狗血都市剧的觉得,这不契合逻辑啊!

  他们老大难不成是部队里呆久了,太盼望了?

  “你喜欢这款?变口味了?”

  张彬贱兮兮的凑上前,用自以为很小声的声音对孟子华挑挑眉。

  想起在不晓得如今哪个国度演出的某位性感撩人又多才多艺的小提琴家,他觉得孟子华的品味是一天一个样。

  衿年听到了,表示模棱两可。

  怎样可能?

  她并没有在意,只以为这不过是在平常而已的陶侃而已。

  孟子华正告似的瞪了贱小张一眼,“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麻溜的滚。”

  张彬讨了个没趣,撇了撇嘴,双手举高,“好,祖宗,老大,我去看看菜好了没。”

  哼着调调出门了,走了不晓得多远还传来了大嗓门,“我说项老板,你们上菜的速度有待进步啊,分个轻重缓急嘛,麻溜一点不行吗…”

  …

  “你拿着这个到这儿来是要卖的?”

  孟子华指了指空空如也的篮子。

  衿年点点头,“嗯,算是吧。孟总觉得怎样样?”

  孟子华回想了下那种被辣味刺激神经的觉得,他不盲目的吞了一口口水,辣的他疑心人生…

  “哦,不好意义,我差点忘了,你不太吃辣。”

  衿年手指虚掩了掩嘴,面上有几分不好意义。

  “还好。”

  蹦出这么两个字,孟子华觉得,这应该是他能给的最好的评价了。

  氛围默了片刻。

  “你会做其他的吗?”

  衿年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你是来卖配方的?”

  衿年又愣,再次点了点头,随后反响了过来。

  “你怎样晓得?”

  孟子华稀有的勾了勾唇角,看着衿年呆萌的小表情,忽然有些开心。

  又笑?

  一次就算了,再而三的笑,这是要引人立功啊!

  衿年见他但笑不语,脑子里开端各种脑补。

  忽然她灵光一闪,想起了前世小时分,那时刘家沟曾经开发出来了,她回外公外婆家的次数不多,但还是大致有印象的。

  每次经过一家电子厂,只需是碰到上下班的时分,随同着欢乐的铃声,厂里的人便是蜂拥而至,满街上都是清一色衣着灰色厂服的人。

  她猎奇,问过她外婆,外婆说这厂八四年就建成了。

  那便是刘家沟最大的厂,还有个挺洋气的名字,叫,叫傲华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