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代理:姑娘,给爷笑一个

李逸迟缓睁开双眼,觉得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恰似喝醉了酒一样。

朦胧恍惚之中,他看见不远处的墙壁上,正挂着一幅似曾相识的飞白体手字——吾有药师,此生足矣! 

而落款,赫然是“贞观四年御笔”! 

李逸心头顿时猛然一惊。 

“这是……大唐贞观……四年间?”话音简直是脱口而出,但是屋内除他之外别无一人,基本没人来回他一声。 

嘶……李逸揉了揉太阳穴,从床榻上起身来,单独站在房屋之中,茫然地端详屋内的古典规划。 

床榻正前方,有一张红檀木制的瘦脚案桌。 

案桌上,陈列着些许笔墨书纸。 

其下放着一张月牙矮凳。 

除此之外,只剩墙上挂着的那副飞白体手字。 

虽然乍一看起来,倒是很洁净简约,但却给人一种富贵逼人的觉得。 

这是整个房间给李逸的第一印象。 

从屋内的这番规划来看,李逸非常肯定,他如今就是身处大唐无疑。 

由于这些高尚华美的家居装饰,乃是属于大唐贞观时期,刚才仅有的一种特性。 

“我真穿越到大唐来了?” 

兀自转了转一对眼珠,李逸满疑心惑,推开红木房门。 

这时,门外正候着的一名蓝衣婢女,当即快步迎上来,看了李逸周身上下一番,脸上带着些许担忧和惧怕之色,柔声喊道:“三公子,您醒了……” 

“三公子?”李逸轻轻皱眉,心头很是不解。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之间,一连串的生疏记忆,忽然好像开闸的洪水那般,飞速涌入李逸脑海。 

李逸,字伯安,年岁二八,是兵部尚书李靖与红拂女,暮年所得之子。 

此子打小天资聪颖,文韬武慧样样通晓,一身功夫身手,尽得李靖夫妇的真传。 

只是他的性子颇为恶劣,兼备了贵族花花公子的一切尿性,由于这些恶习,他没少被李靖责骂。 

但每一次,只需红拂女一呈现,李靖便只得不了了之。 

由此可见,红拂女对他是多么护犊与溺爱,就连李靖也完整没方法。 

花了稍许功夫,李逸总算是理清了他今生的眉目。 

“可是,我为啥就莫名穿越了呢?” 

李逸心头仍是不解。 

他依稀记得,本人仿佛是喝醉了酒来着,随后一觉悟来,就成了大唐的李家三郎。 

搜索记忆之余,李逸赫然间想了起来。 

上一世,喜欢研究大唐历史的他,仿佛曾经在一所庙里祷告过,希望他有朝一日,可以穿越到大唐。 

但让李逸万万没想到,这等玄乎至极之事,此时居然成真了。 

而且,他还成了李靖与红拂女的暮年之子,李家三郎! 

邪乎! 

玄奇! 

不可思议! 

李逸只能用这几个字眼来形容。 

“既来之则安之,往常既然梦已成真,那我就在贞观大唐,好好地生活一番吧!至于李伯安……你便安心去吧,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二老的。” 

李逸内心笃定道,反正本人前世孑然一人,倒也不用担忧其他问题。 

也是在这一霎时之下,李逸突然觉得,他前世与今生的两道记忆,似乎彻底‘交融’在一同了。 

而且,李逸觉察他浑身上下,似乎特别有力劲儿。 

就连眼光,此刻也霎时变得清透无比,目视百米之远,完整不在话下。 

这倒是出乎李逸的预料之外。 

想来,应该是那个李逸的灵魂,曾经安心去了吧…… 

“三公子,您说什么呢?”婢女见李逸堕入沉思之中,同时又在小声地自言自语发笑,不由猎奇问了一声。 

两颗蓝绿色的大眼珠子,也跟着眨巴眨巴地闪动,微低着头,如临大敌。 

听到婢女的问话之声传来,李逸刚才从沉思之中回过神。 

“哦,没什么…”认真端详了胸大腰细、面容俏美的婢女玥儿几眼,李逸微然一笑,长长地深吸一口吻,望着秋日的明丽天气,内心无比酣畅。 

“大唐,我李逸来了……” 

…… 

定了定神,此时此刻,李逸曾经完整顺应了纨绔公子的身份。 

于是,他背剪双手走上前来,身子轻轻向前倾,动作非常庄重地挑起玥儿的下巴,一脸坏笑道:“姑娘,给爷笑一个!” 

玥儿当场惊讶不已,眨了眨眼,芳心更是倏然一怔,整张俏脸布满一片腮红。 

显然,李逸曾经知晓她不是普通的婢女,而是李逸的贴身婢女。 

换句浅显的话来说,就是给李逸侍床的小妾。 

只是不断以来,玥儿都跟着红拂女习武,之前的李逸,似乎并不喜欢这种口味,才对她冷眼相对,李逸也历来不准她进屋。 

所以,她才会不断在李逸的房门外候着,雷打不动。 

因而,当李逸的态度突然发作转变,玥儿有些不大顺应,明皓的眸光直勾勾地盯着李逸,悻悻地不敢唐突言笑。 

“怎样,你不听话?”李逸皱眉,佯装发怒。 

“不,公子,玥儿不敢。”玥儿揪紧小手,赶紧惶恐应对,低声说道,“公子一向都不喜欢玥儿笑的,因而玥儿不敢。” 

“哎…”李逸轻叹了口吻,果真是封建社会害死人啦。 

之前,李逸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话而已,却让玥儿面对他之际,竟然连笑都不敢笑一下。 

“以后不要板着脸,笑起来更美观,公子我才会快乐。”李逸凑脸上前,直直地盯着玥儿那双蓝绿色的的眼眸。 

顿时,玥儿的俏脸变得愈加红彤,宛若富士山上成熟的红苹果。 

“是,公子,玥儿记住了。”轻轻点头,玥儿连连往后退了小半步,又轻眨了眨眼,然后才扬起俏脸来,对着李逸忐忑不安地笑了笑。 

看着玥儿那张美丽的脸蛋儿,显露两个小酒窝笑起来,宛若天上的明月那般美观,李逸差点儿就失了神。 

“这才对嘛,以后要多笑笑,晓得吗?”李逸称心地点点头,“前面领路,随我去府里走走。” 

“是,公子。”玥儿刚准备面无表情地回应,但一想到李逸方才之言,她便显露了一张精致的笑脸。 

天真烂漫,诱人心爱,动人心魂。 

“不错,坚持这样就好!”看着玥儿曾经完整放松下来,李逸这才轻舒了口吻。 

随后逛了一圈尚书府邸,李逸心中也有了一个大致的理解。 

尚书府内并不大,家居装饰品也并不多,可见李靖素日里,非常崇尚节省。 

倒是李逸所在的房间,关于整个尚书府来说,竟然算得上是很宽大的,这点倒是让李逸着实心惊。 

“看来,红拂女对她这个儿子,的确是溺爱至极!”李逸摇头苦笑。 

往常本人鸠占鹊巢,岂不是白捡了一个天大的廉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