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代理:盛唐破碎 喋血长安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迸发。 

“盛唐破碎,山河飘零。”江湖门派纷繁举身负国难,十五载六月,哥舒翰被迫收兵,结果大败,潼关沦陷,长安震动。玄宗仓皇逃往成都。 

幕言没有想过在这个悠远的时空,如此强大的“唐朝”竟然真的会沦亡,究竟没有逃过命运的齿轮! 

而本人却是这一幕的见证者! 

长安城 

纯阳宫,作为大唐国教自然会被重点照顾,而此时五湖四海,无数的狼牙军正在缓缓包围而来。 

天空在熄灭,献血在流淌,无数的纯阳弟子在倒下,那繁华似锦的长安城早已不再,有的只是那升腾而起的浓浓死气,以及那留不尽的献血。 

而往常,随着狼牙军的围来纯阳那为数不多的弟子,再次减少。 

阅历了这么多,幕言以为本人的心曾经足够坚决,但是当这一刻降临,看着一个个师兄弟,师姐妹倒在本人面前,他们往昔的面容再次浮如今眼前,才晓得本人放不下。 

“本人的心究竟不是铁做的!” 

眼前的这一切不是一场游戏,这是真实存在的,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痛苦,悲伤和失望涌上心来,却不是为了本人,而且为了本人身边的师兄弟和师姐妹,还有那不断容纳本人的师傅。 

“师弟,请恕师兄先走一步!” 

“谁也没料到,强如大唐,竟也会走到这一步,师兄弟们都尽力了!” 

“不用悲伤,纯阳作为大唐国教,理因同大唐共存亡!记住你一定要活下去,为咋们纯阳,清虚一脉留下传承!” 

“师傅!师弟让我们来生在会吧!” 

“师弟!记住师兄的话,等下师兄给你杀出一条路,你快带师傅走。” 

“狼牙军的狗崽子们叛,来吧!让我们再战一场!哈哈哈…………” 

当一道道熟习的身影从身边冲过,发出爽朗的笑声,好像自取灭亡般决然毅然的冲向对面的狼牙军,幕言的眼泪终于被泪水冲垮,虎目泪如雨下。 

幕言最后看了一眼师兄弟们,决然转身扶起身边曾经昏迷过去的女子把她背在背上,好似不放心,最后用腰带绑紧了,以防女子在突围途中摔下来。 

“师兄说的对,他幕言不能死,死了他身后女子怎样办?他曾经失去了太多,不能再失去这个令他又爱又恨的女子。” 

事实上,幕言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之人,假如没有不测他应该在另一个时空平凡且庸碌的过完终身。 

然后二十年多前的一个夜晚,谁也没有算到一觉悟来居然衣着了,而且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他只要一两岁,被当时外出办事纯阳五子中的于睿捡到,于睿看这婴儿不哭不也闹,眉宇间透着几分灵气,甚是喜欢,便收到了门下。 

刚刚到这个世界的他是多么快乐,不过身为穿越者的他,自然有穿越者的傲慢,曾经目空一切,整个天下都不曾放眼里,说来也奇异不论他放多大的错他师傅都替他顶着,也是从那开端他仗着师傅于睿的溺爱把纯阳上下都闹的鸡飞狗跳。 

但是,直到这一场滔天浩劫席卷天下,看着那些曾经的师兄弟一个个理去,死去……幕言才猛然醒悟,原来本人是这么无用,看着师兄弟们一个个死去,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可惜,一切都迟了。 

这个世界不是游戏死了能够复生,只可惜一切都迟了,他错过太多太多的东西,假如这次能突围进来,我幕言势必要推翻这整个天下,在心中暗暗赌咒后,幕言缓缓的闭上双眼,再次睁开时那一丝迷茫曾经消逝,取而代之的则是坚决。 

他并不怕死,只是他还不能死,为了身后之人,他曾经尝试过一次失去挚爱之人的滋味,他不想在来一次。 

幕言并没有急着突围,而是静静地站着,他在蓄气。没错幕言修炼的是【紫霞天功】只需真气足够不论是在天空,空中,以至水上都能发挥出优势。 

“吼……” 

随着幕言的一声轻吼,只见他霎时梯云而起,一步越过纯阳弟子,这还不够,只见他再次发挥梯云高高跃起,霎时来到狼牙军头顶。 

【梯云纵:三重.纯阳弟子通用迸发型轻功,此轻功分十重,目前境地为化气阶,最高可跃至六十丈,可化解大局部定身术,重置二段轻功】 

当然,没有哪个傻瓜会照着最高限度来跳,那样掉下来不得摔死,幕言也不例外。 

在跃起五六丈以后,顿时视野开阔了许多,幕言以至能看到那茫茫的死尸,有神策军的也有纯阳弟子的,此战过后或许世间再无纯阳。 

“放箭,放箭!” 

………… 

狂风吼叫,看到有人突围,狼牙军霎时反响过来,无数的箭枝好像潮水般往幕言射去。 

“纯阳弟子,放弃吧!难道你们真想纯阳灭门,上面有令,但凡投诚者,可从轻发落。” 

忽然,一个声音自远处传来。 

就在数千狼牙军中,一个看似领头男子,看着空中的幕言神色颇为自得的喊到。 

“焉需与孽畜费口舌!我纯阳宫,苍天不灭!”一纯阳弟子大笑中血光飞溅,数名狼牙军倒下。 

血战了三天三夜,此时的纯阳弟子早就没有几战力了,幕言也不例外,没有跑多远便被狼牙军重重包围。 

旋身翻腾,以真气为落脚点,躲过前方狼牙军的箭枝,同时左手一个镇山河给身后的于睿,刹那间紫色的真气纵横,好似一道牢不可破的牢笼,紧紧的守住气场中的身影。 

数不尽的箭雨,一道道的剑气,幕言不晓得还能不能活着进来,他曾经没有力气了,随手一道剑光,处理了前面两人,一步杀一人,看着前面那数之不尽的狼牙军,他晓得本人,曾经尽力了。 

“还是不行吗?”幕言伸手抹了抹那飞溅而来的献血,轻声道。 

死亡扑面而来,幕言嘴角漏出了一丝笑容,豁然的看着无数长枪带着光焰向本人捅刺而来。 

他没有躲,只是用尽最后一点真是护住身后之人。 

听说人死亡前一刻,会被拉的无比漫长,想不到是真的! 

幕言惨然的笑了笑,心中却是无比的宁静。 

这么多年了,终于能够摆脱了。能和她死在一同又何尝不好,只是内心深处为什么有一种深深的痛苦,电光火石间幕言想起了一个原本不该想起的人。 

幕言心中后悔,懊丧,还有不甘。 

“不该是这样的啊!…………”幕言眼角留下了后悔的泪水。 

“叮!” 

似乎是听到了幕言的后悔,和不甘! 

忽然之间一道洪亮的电子合成音在幕言的脑海中响起。 

“祝贺宿主觉悟,至尊帝王系统正式启动……” 

“叮!至尊帝王系统启动胜利,正在扫描……” 

“叮!扫描胜利,欢送宿主【幕言】运用至尊帝王系统!” 

“叮!检测到宿主遭遇生命风险,启动护住功用!” 

“叮!传送功用启动,正在定位……” 

“叮!定位胜利……” 

这是幕言最后听到的声音,但这一切曾经和他没关系了,他太累了,眼前一黑,幕言便彻底堕入了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