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工业网

我是一名拉面师傅,晚上回家后喝了两杯酒,躺沙发上睡着了。

“啊——,我的眼睛啊!”

凄惨的叫声把我惊醒了。

天刚蒙蒙亮,我发现自己躺在柴草堆里。又被老婆赶出来了?

这柴草堆可不好睡呀,我是浑身酸痛,皮肤冰凉。

我处在一座四合院里,还是很古老的那种,瘆人的叫声从院外传来。

“疼啊……”

屋门开了,走出一个老头,挽着发髻,穿着粗布麻衣,急匆匆的往外走。走到大门口,他转回头来指着我喊道

“喂!要饭的!人手不够用,你也来帮忙,表现好了,赏你个馒头。”

要饭的?是在说我吗?

我走到一口大水缸前,看看水里的自己,还是那个小胖子,没错,就是满脸脏兮兮的。这恶作剧玩大了点吧,不就是趁老婆睡着了偷喝了两杯嘛,用的着让我享受乞丐的待遇吗?

我得看看你们接下来怎么演?于是我追着老头出了院子。

这是个古镇,建筑古色古香。街上好多人,都是古装打扮。人们来往穿梭忙碌着。地上躺着一片人,好像是眼部受伤了,难以形容叫的有多惨,总之让人听了起鸡皮疙瘩。

“哪个天煞的挖走了我的眼睛?”地上躺着的某人哀嚎道。

这是某个拍摄基地吧?演员演技挺好。

我跟着老头绕着人群走动,老头询问着每个人的状况。我看到了伤者脸颊上未干的血迹,还有伤者亲人的哀伤,又感觉这不像演戏。

一个青年人跑过来对老头说

“镇长,人都集中在这儿了。睡梦中被人摘去了双眼,毫无知觉,天亮后才痛醒了。”

这老头原来是镇长,只见他眉头紧蹙,低语道

“眼珠子让人挖了,那得有多疼啊!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一共多少人?”

“五十人。”

“五十人?那是一百颗眼珠子呀!”镇长像是想起了什么“坊间的那个传说,难道是真的?”

镇长正咕哝着,街头传来了马蹄声。马蹄声渐近,一个书生打扮的俊秀青年来到镇长近前,飞身下马。